以小人之心,度小人之腹

时间:2019-02-17  栏目:历史故事  

11.以小人之心,度小人之腹

原文

汉文帝几杖之赐,可以柔吴王濞;而德宗铁券之恩,适足以怒怀光。www.guayunfan.com事同而情异,何也?岂怀光之恶遂浮于吴濞耶?亦文帝之推诚,与德宗之猜嫌隔天渊耳。夫机心不可以狎海上之鸥,况虚恩可以饵叵测之怀光乎!

——《德宗不能饵怀光》

泾原兵变中,德宗拼命逃到奉天,虽然把七十多个皇子皇孙留给叛军杀了,但手下还有一些大臣、宦官,也有些兵马。他们以罕见的速度组成了新的政府机构,通过这个机构向邻近的节度使发出勤王的诏命。于是,神策河北行营节度使李晟、朔方节度使李怀光、神策兵马使尚可孤、河东节度使马燧等人迅速赶到长安附近,对长安形成合围之势。

这让叛军首领朱泚陷入了两难,时间就是一切,他要是能迅速拿下奉天,干掉德宗,那么各路勤王军队也就没有多少意思了,要是拿不下,再把大本营长安丢了,他也就没戏了。

他非常清楚自己所处的困境,亲自督战,死命攻打奉天城。而德宗在这时也咬牙拿出很多财物来封赏士兵,京畿节度使浑瑊更是身先士卒,率领士兵们浴血奋战,一次又一次地打退了朱泚的进攻,为勤王军队的赶到赢得了时间。几天后,李怀光的军队突然出现在朱泚后方,城中的守军也乘势杀出,于是朱泚只能退回长安固守。

李怀光解了奉天之围,便想带兵进城拜见德宗,这时候德宗的宰相卢杞一向就是个妒贤嫉能的小人,他在德宗面前装孙子,可是随便一句话就把自己不喜欢的大臣干掉了。据说他脸是蓝的,五官又不端正,相貌很丑。当年郭子仪见宾客的时候身边常有一群姬妾,而只要听说卢杞来,便会让她们散去。有人问他为什么,他回答说,卢杞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,妇人们见他长得丑,肯定会笑话他。他必然怀恨在心,那么我郭家以后就惨了。可想而知卢杞有多可怕。

听说李怀光要来拜见德宗,卢杞怕李怀光受宠,便对德宗说,李怀光手下兵多将广,现在城内空虚,他一个武将带兵进来不会有什么好事,为了陛下您的安全起见,不如下诏让他赶紧去攻打长安吧。德宗耳根软,觉得这些藩镇的确很危险,便下诏催促李怀光直接奔赴长安,就不要来耽搁了。

李怀光一腔对皇帝的热情,就这么被泼了一头冷水,只好怏怏地把队伍开到咸阳,不过就待在那儿不走了。他上书德宗,要求把祸国殃民的卢杞废掉,否则就不进军。当时各镇节度使中他有五万人马,其次的神策河北行营节度使李晟也才一万多人,数他实力最强。因此,德宗只好把卢杞贬为澧州别驾,不久卢杞就死了。过了几天,他又上疏杀掉德宗信任的宦官翟文秀,不过仍旧按兵不动。

德宗急了,派人加封李怀光为太尉,增加他的封地,还兼赐铁券,算是安抚他。这铁券也就是当年汉高祖刘邦给功臣们的丹书铁券,一般发给功劳最著的人,比如之前平定安史之乱的郭子仪就得到了肃宗颁发的铁券。凭着它可以免于二死,子孙可以免于一死。德宗本来想把这个当成李怀光的定心丸,但可惜的是,李怀光见了之后大怒,说德宗分明已经怀疑我了,赐给我这个东西不是逼我造反吗,于是干脆派人跟长安城里的朱泚一说,两人联合,约定事成之后平分关中。

德宗听说李怀光也反了,赶紧收拾东西逃到汉中,他在这里一待就是五个月,直到李晟节制诸路勤王兵马,打败朱泚、李怀光收复长安。

说起来,德宗这是典型的自讨苦吃。张燧把他赐李怀光铁券的事情与汉文帝赐给吴王刘濞几杖做了比较,前者引起了怒火和反叛,而后者则赢得了和平,同样是皇帝对臣子的恩惠,但却有截然不同的效果,为什么呢?张燧认为,德宗怀着猜忌之心,而文帝则是诚心诚意的,正是这两种不同的态度造成了不同的后果。

所以说,德宗以小人之心,度小人之腹,恰恰弄巧成拙。其实,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不可怕,君子躲开就行了,比如张燧说的海鸥;以君子之心度君子之腹也不可怕,那正好高山流水遇知音;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也没什么,这表达的是一种诚意,汉文帝对刘濞就是这样。而最要命的是以小人之心,度小人之腹,两个小人凑一块儿,非出问题不可。小人逼急了,于是就来个狗急跳墙。李怀光就是这样。